有色金属开启新的需求上升周期

来源: 关注:次 时间:2016-11-15

导读:...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以后,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有色金属需求进入减速调整阶段。一些情况表明,现今有色金属需求逐步转旺,并且长期向上,这意味着有色金属需求将开启新一轮上升周期,应当引起市场参与者关注。
  
  目前及今后能够拉动有色金属需求持续稳定增长的重要引擎,主要有四个方面:
  
  首先是国家批复投资项目相继进入大规模开工阶段。迄今为止,有关部门密集批复的固定资产投资项目已经达到2万亿元。经过多渠道的资金筹措、施工准备、检查督促和引入PPP机制,尤其是全国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转负为正,许多行业投资开始有利可图。受其推动,中国已批复投资项目开始进入了大规模开工阶段。迹象之一基础设施投资大幅增长。2016年前9月全国基础设施投资同比增长19.4%,远远高出固定资产投资整体增速,并创下近些年来基础设施投资增速新高。迹象之二是新开工面积大幅增加。2016年前9月全国新开工项目计划总投资367663亿元,增长22.6%。迹象之三是工程施工机械销售大幅增长。据统计,2016年8月全国重卡销量同比增幅高达45%,9月份仍在高位。另据中国工程机械商贸网调查统计,今年以来全国工程机械销售出现较大幅度增长。其中挖掘机9月销量已经同比增长71%。
  
  一般而言,行业新上升周期的形成,必须具有若干年内(比如5到10年)持续旺盛增长的需求基础。由于上述基础设施建设项目,如高铁、地下管廊、城市轨道交通、环境保护等,项目建设所需建设资金多,施工时间长,并且其有色金属消耗量明显高出一般投资项目。随着国家所批复投资项目的逐步大规模开工,势必引发中国有色金属实体经济需求的持续性旺盛增长,这种增长不会在短时期内结束,需求释放持续时间超过5年,甚至长达十几年,所引发的铜、铝、镍等各类有色金属需求总量巨大,足以支撑有色金属行业上升新周期的实现。
  
  其次是一亿人进城和“一带一路”建设。这也是能够拉动各类有色金属需求较长时期旺盛增长的重要因素。按照国家发展战略部署,今后将有一亿以上的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定居,还有上千万人从不宜居住的深山区和贫瘠区域撤离,由此产生规模巨大的城市建设,包括住房建设、城市基础设施建设和城际间交通建设等。即便按照每人进城投资费用30万元计算,1亿人进城也需要各类投资30万亿元,由此产生数量惊人的有色金属购买需求。此外,包括发达国家在内,目前全球基础设施建设存在巨大的历史欠账。GIH认为,未来全球所需的基础设施投资将高达50多万亿美元,相当300多万元人民币。为此,“一带一路”建设顺应而生,现在已经纳入国家大战略规划和部署,其中也孕育着极大投资潜力,尤其是基础设施投资建设潜力巨大。“一带一路”建设以交通、通信、电力、能源的互联互通为特点,将首先在中国周边国家展开,然后逐步向更远距离国家,也包括欧美等西方发达国家延伸,最终建成全球高速铁路网、全球铁路货运网、全球性油气和电力输送网、全球通讯网等。这些领域都属于有色金属消费的重要领域。随着“一带一路”投资建设展开,中国境外承包施工项目将会增多,有色金属需求相应增加。即便一些工程投资项目为其它国家承揽,但只要开工建设,同样会增加全球范围内的有色金属消费总量,形成中国有色金属需求直接和间接利好。
  
  再次是美国经济加快复苏。今年三季度美国经济(GDP)增速按年率计算增长2.9%,创下2年新高,显示美国经济正在加快复苏。近期可以搅动有色金属市场的最大因素是美联储继续加息。现在市场预期美联储有很大可能于2016年12月加息。如果美联储能够如期加息和今后继续加息,在不严重误判形势的情况下,那就表明美国经济增长势头得到巩固,有色金属需求前景看好,这也改善中国有色金属出口贸易环境,比如改善中国铝材出口环境。
  
  最近,包括中国在内的全球PMI指数共同回升,有色金属下游行业需求向好,确实表明有色金属行业新的上升周期正在开启。据调查统计,2016年10月份,中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51.2%,比上月上升0.8个百分点,在临界点之上明显回升,创自2014年7月来新高。不仅如此,2016年9月全球摩根大通全球制造业采购人经理指数(PMI)为51,亦触及2016年高位,呈现持续回升态势。其中,英国PMI达到27个月高位,美国PMI升至51.5,俄罗斯PMI升至51.1,日本PMI上升至50.4,印度PMI指数为52.1。10月份欧元区综合PMI触及10个月新高,达到53.7。制造业与有色金属消费紧密相关,全球PMI指数同步持续回升,对于有色金属行业开启新一轮上升周期无疑是个好消息。
  
  最后是全球天文数字“热钱”虎视眈眈。商品市场,在某种意义上也是资金市场,有色金属市场更是如此。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以后,世界主要国家政府大规模超发货币,全球范围内超发货币不断累积,最终形成了商品市场虎视眈眈的天文数字“热钱”。来自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的研究显示,全球投资者当前持有逾50万亿美元现金,超过美国、中国、日本和德国全球经济四强的经济总量,是全球各大央行资产负债表总和的两倍多。这些资金不甘寂寞,一定会在有色金属市场抄底,从而产生大量有色金属金融性购买需求。又由于各国央行超发货币所累积的流动性也不可能短时期内消化吸收,有色金属金融性巨量购买需求亦长期存在,由此奠定有色金属行业以需求为导向的上升新周期坚实基础。
  
  中国有色金属行业新的上升周期到来过程较为缓慢,曲折艰难,其中最大的掣肘因素在于国内部分有色金属,比如电解铝、铝材、铜材等产能巨大。从中、短期因素来看,随着有色金属价格的不断上涨,一些高成本企业摆脱亏损逐步盈利,有利可图势必刺激相关企业努力增产,进而产生市场升温的巨大压力。有关部门抑制国内部分城市住房购买,增加了今后房地产行业有色金属需求的不确定性。此外,世界矿业巨头扩大产量势头不减,强势美元对于有色金属全产业链商品行情的抑制力量也不容忽视。即便如此,更多因素趋向利好,尤其是利好利好因素具有长期性,推动中国有色金属行业新的上升周期仍然值得期待。(陈克新)
网站地图